豫東小村落,百鳥再朝鳳
日期:2019-02-11  瀏覽量:1293 新華每日電訊

大年初四傍晚,豫東平原落了一場雪,僅過一夜,小小村落便變成了白茫茫一片。初五一大早,天剛蒙蒙亮,家住河南省鹿邑縣高集鄉馬爐村的劉新秀,收拾好各式民族樂器,帶領著她的嗩吶班啟程了。

忙了一天,到了傍晚,劉新秀又趕場到另一個鄉鎮的村莊,隨行的貨車停當下來,在村子里一片空地上,搭起了舞臺,師傅們隨后拿出嗩吶試音、調音,演員換上戲服準備登臺。

“主家”要在第二天舉辦婚禮,頭天晚上便請了一班嗩吶,圖個喜慶熱鬧。夜幕降臨,劉新秀的舞臺成了耀眼的焦點,愛聽戲的老人,拎著小板凳圍了一圈又一圈,小孩子們蹦蹦跳跳地追逐打鬧。這樣的場景,在這片土地上已經上演了數十甚至上百年。隨時代不斷變換的嗩吶曲目中,《百鳥朝鳳》一直是這里的人們百聽不厭的經典。

“以前只是單純地吹嗩吶,現在農村對這種儀式要求高了,演出中增添了唱歌、唱戲、二人轉等元素,過年時農村婚禮多,演員都不好請。”劉新秀說。

對于這種嗩吶與表演相融合的形式,跟嗩吶打了60多年交道的楊廷彬曾有些擔憂,“一場演出下來,要付給演員一筆不小的費用,吹嗩吶的收入已經大不如前。”

鹿邑縣賈灘鎮桑園村的楊家干這一行,最早可以追溯到清末,祖祖輩輩以吹嗩吶為生,一代代傳下來,等到楊廷彬出生后,他很自然地子承父業,從五六歲就開始嘀嘀嗒嗒地學了起來。童年時代,楊廷彬常常跑到偏僻的角落,小河邊、麥田里,便成了他的“舞臺”,樹上鳥兒嘰嘰喳喳叫著,他吹起《百鳥朝鳳》模仿著它們的聲音。

從學吹嗩吶,到加入嗩吶班,再到收徒弟、帶班子,已經68歲的楊廷彬回憶起嗩吶在過去幾十年里的沉沉浮浮:改革開放之初到2000年前后是嗩吶的紅火時期,收入可觀、學徒眾多;后來薩克斯等西洋樂器傳入鄉村,不少老牌嗩吶班紛紛轉行,嗩吶行業受到不小的沖擊;西洋樂器曇花一現后,前些年鄉村嗩吶業又開始興起,并融入了歌唱、二人轉等新鮮元素。

楊廷彬早已名聲在外,但能收到的徒弟卻在不斷減少。“工作不穩定,收入不高,年輕人不想學了,有的鄉村嗩吶班傳承不下去,就慢慢消失了。”楊師傅憂心著這門老藝術的未來。

電影《百鳥朝鳳》講述了在今天的商業化大潮下,陜北鄉村老一代嗩吶匠對技藝的堅守,以及對這門鄉村傳統藝術行將消逝的焦慮。楊廷彬通過手機和電視,來來回回把這部電影看了好幾遍,“雖然陜北豫東相隔千里,但里邊的故事親切又真實,我們這一代嗩吶人都有相似的經歷。”

電影與現實稍顯差異的是,在豫東平原上,《百鳥朝鳳》往往出現在農村的喜事中,電影片尾鄉村絕響的悲鳴,也終究沒有出現在楊廷彬的人生軌跡上。

冬去春來,不久之后,沉寂了一個冬天的豫東大地,又將是一片姹紫嫣紅的繁榮景象。深深扎根于這片土地里的鄉村傳統文化也正在迎來新的春天。

去年9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的《鄉村振興戰略規劃(2018-2022年)》,提出繁榮發展鄉村文化,?;だ孟绱宕澄幕?支持農村地區優秀戲曲曲藝、少數民族文化、民間文化等傳承發展。

如今,楊廷彬所在的河南省鹿邑縣,作為鄉村傳統文化的代表,嗩吶已被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在貫徹國家鄉村振興戰略規劃中,鹿邑縣正在大力推進鄉村傳統文化的?;ず屠?支持一批老嗩吶藝人開設嗩吶班,鼓勵感興趣的年輕人學習嗩吶,舉辦嗩吶比賽……

站在桑園村自家的庭院里,楊廷彬談起鄉村傳統文化的發展與未來,言語間已是喜勝于憂,因為自己投入一輩子的老本行,能夠得到?;び氪?他最愛吹、最愛聽的《百鳥朝鳳》,將依然響徹一個個的村落。

10多公里外,一場降雪將小小村落裝飾得銀裝素裹,劉新秀的嗩吶班在為一場鄉村婚禮烘托出喜慶的氛圍,村莊里又響起了那首經典的《百鳥朝鳳》。

 

(稿件來源:新華每日電訊 新春走基層)